讀庫0806

出版時間:2009-1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作者:張立憲  頁數:6  
Tag標簽:無  

內容概要

  《丹青賦》一文,是關于工筆仕女畫大師王叔暉先生的生平傳略。關于本文,作者蔣力先生有一段解說:  1988年,我寫出《丹青賦——王叔暉傳略》的初稿。1993年修改后,收入我的紀實文學作品集《變革中的文化潮》(中國和平出版社出版)。1997年,我又做了一次修訂后,將此文交《文藝報》,發表時的題目是《潔來潔去豈常人乎?——一代畫師王叔暉傳略》,內容則不及原文的三分之一。現在留在網上的基本都是這個版本的縮編,標題則只保留了后一半。此標題是編輯定的,前一半出自一副挽聯,后一半中的“一代畫師”不是我的提法。同年,我又將此文中的“西廂情愫”一章投寄天津的《藝術家》雜志,1998年第三期發表時題為《一套震撼郵市的郵票》。前幾年看到某位女性美術理論家(我沒記住她的名字)的一本評述中國現代女畫家的專著,涉及到王叔暉時,幾乎通篇引用的都是我在《文藝報》上發表的文字。沒想到的是,2008年9月的一天,接到素不相識的《讀庫》主編張立憲先生的約稿電話。由此,引出這篇在我二十年前舊作基礎上第三次修訂的《丹青賦》。我很樂意做這件事,因為我知道,這是我對先生的一次新的再認識。所以,我也希望走進《讀庫》的是一個未做任何刪節的全本。  除這篇文章的全文外,本輯《讀庫》還刊發了王叔暉的若干代表作品,以及她從未公開發表的一些畫頁。這些作品,均是根據原作電分掃描,希望藉由我們的呈現,大家可以看出目前流行坊間的王先生作品與原作之間的差距。  《今夜我們說相聲》是一部電視專題片的文稿,選擇刊載在本輯《讀庫》中,是因為文中提到的幾段相聲,當年遭受禁播的命運。而這些重見天日的段落,又因為篇幅問題,未能在電視片中得以完整保留。  《斷章》是北島先生的回憶錄,記錄的是七十年代的歷史風云和個人遭際,此前一些關于他個人的傳言,在這篇文章中一一得到澄清。建議大家看就此文后,去找北島老師的中篇小說《波動》(作者署名“趙振開”)來看看,那是我心目中最優秀的新時期小說。  《學子慕綏新》,寫的是風光一時又遭法辦的慕綏新的學生時代。作者余昌民老師是慕的大學同學,他在文中寫道:“如今國人已經不再把偉人看作神,但感興趣他們何以成為偉人;也不簡單地把罪人理解為鬼,而關心他們何以成為了罪人,否則成功就會被當作幻影,為官便會被視為畏途。從慕綏新的悲劇來看,橫亙將近三十年的空檔,看清因果關系很難,但越是這樣,越需要重視它的警世意義。我和所有的庶民百姓一樣痛恨貪官,在一種情況下我更多幾回扼腕嘆息,那就是我深知他本來具有出眾的智慧、魄力和雄心,卻偏偏不是走進天堂,而是下了地獄。”  《南方人物周刊》總編說:“人性地述寫一個問題人物,國內媒體少見。”  2006年1月27日,美國西聯國際匯款公司正式宣布停止電報業務,這標志著電報在美國徹底進入歷史。讓人感慨的是,因為幾乎沒人使用電報了,這條公告一直到一周后才被人注意到。  電報在中國也是慘淡經營,到2008年,全國只保留了八個電報中心,電報也已基本淡出了我們的生活。斯事已逝,現在回想當年電報的輝煌以及輝煌背后的種種故事,叫人不勝感慨,馬伯庸遂成就此鴻篇巨制,聊作紀念。而這些電報八卦,又與中國近代史緊密相連。  

書籍目錄

丹青賦 王叔暉傳略王叔暉作品選今夜我們說相聲斷章學子慕綏新暗地機關人不見 近代中國電報八卦從1986年的窗口望出去八美千嬌西晉滅吳你好,末日聲音

章節摘錄

一    九十三歲的耿諄已經很少走出家門,二樓的書房兼客廳,和那問不大的臥室,差不多成了他活動的全部天地。    每天早上,他七點鐘起床,此時二兒媳已經為他準備好了早飯,通常是菜饃和蛋茶——兩種在河南襄城最普通的吃食。吃罷早飯,他開始讀書看報寫毛筆字。由于視力下降,老人讀書看報都要借助放大鏡,惟有寫字一項,他的精氣神卻一點不輸常人。寫字時,他一定要站起來,不僅毛筆在手里握得很穩,而且落筆時筆鋒也是絲毫不抖。    “眼神不好,只能寫大字,而且寫得也比以前少多了,只有別人要字的時候才會寫。”耿諄一邊說一邊從抽屜里拿出一沓信,“有云南的、浙江的、安徽的、湖北的。”說這話時老人看上去很高興。自從他的書法作品在《書法報》上刊登以后,求字的信就絡繹不絕。老人的字寫得好,又是名聞中外的老英雄,自然得到很多書法愛好者的青睞,而耿諄老人也是有求必應,寫好后,他會親自寫信封,裝好,然后叮囑自己的孫子耀波盡快給人家寄去。    在河南省襄城縣干休所一棟普通的二層住宅里,耿諄老人平靜地享受著自己的晚年生活。陽光會透過書桌前的窗戶照射在他的臉上,照亮他的白發,照出他臉上的皺紋。    與耿諄的名字如影隨形的還有兩個字:花岡。    花岡町,如今已改名為大館市,位于日本東北地區大館盆地北端,是一個以銅礦山為中心形成的小鎮。從1944年8月初到1945年6月,耿諄曾經在這里做過將近一年的勞工。不過讓耿諄和花岡真正結下不解之緣的,還是1945年在這里發生的那場勞工暴動。    1945年6月30日深夜,因不堪忍受欺辱虐待,身為大隊長的耿諄率領七百多名中國勞工舉行暴動,他們打死了四名日本監工和一名漢奸,逃出所住的集中營中山寮。在日本軍警的鎮壓下,暴動最終失敗。暴動的前前后后,有四百一十八名中國人被虐待致死,而這一事件的日本肇事者戰后也被遠東國際軍事法庭(BC級)判罪,這是唯一一例被國際法庭判為戰爭犯罪的迫害中國勞工案件,也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日本本土發生的唯一一次中國勞工集體暴動。這一事件被稱為“花岡慘案”或者“花岡暴動”。    花岡暴動的領導者,這是歷史賦予耿諄的第一個身份。    再次把耿諄的名字和花岡聯系到一起的重要事件,發生在花岡暴動五十年之后。1995年6月28日,耿諄與其他十一名花岡暴動幸存者一起,把當年迫害中國勞工的鹿島組(現日本鹿島建筑株式會社)告上了日本東京地方法院。這一事件后來被中國媒體稱為“中國民間對日索賠第一案”。經過長達五年多的訴訟,最后案件以鹿島組與原告的庭外和解告終。    “花岡索賠案”的首席原告,這是歷史賦予耿諄的第二個身份。    因為由日本律師團代表中國勞工與鹿島組達成的和解中根本沒有滿足原告提出的“謝罪、建紀念館和賠償”三項要求,耿諄拒絕在和解書上簽字,并拒絕領取鹿島組發放的和解金。    為尊嚴而不妥協的老人,這是歷史賦予耿諄的又一個身份。    把這三重身份疊加在一起,耿諄的形象漸漸地在我的眼前清晰起來——這是一個時常身處大是大非的漩渦中而意志堅定的老人,無論是當年的暴動,還是后來的索賠,抑或是最后的抗爭,耿諄始終處在整個歷史事件最中心的位置上。    網上搜尋是在我的困惑中結束的,在對驚心動魄的歷史事件和紛繁復雜的歷史細節的尋找中,我發現原來已經有那么多人向這個老人投去過了關注的目光:中日兩國多家媒體都曾對耿諄進行過專訪和報道;在中國和日本,出版的關于耿諄的傳記、關于花岡暴動的長篇報告文學也都不止一本;在日本,有根據花岡暴動改編的舞臺劇,在中國,有為花岡暴動專門拍攝、由大牌明星出演的電視劇和電影。    二    2007年3月,我第一次見到了耿諄老人。與之前在網上見過的照片相比,老人的表情中少了些堅毅和凜然,而多了份慈祥和親切。還有,他比照片上要老些,畢竟已經有兩年沒有怎么參加公眾活動了,而那些照片,最早也是他兩年前參加活動時留下的。    盡管已經在大量的文字資料中對耿諄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第一次見面,他身上還是有一種氣質強烈地吸引了我。眼前的老人,一舉手,一投足,都會讓我自然想起“舊式”或者“老派”中國人的樣子。這種氣質很難從我們的晚輩、同輩,甚至包括父輩的身上嗅到,而在耿諄老人的身上,我一下子就感到了它們的存在。    被吸引之后是我的竊喜,因為我所看到的是網上那些關于耿諄的文字中沒有的。這意味著我的寫作空間出現了。面對重大歷史事件,人們更喜歡陶醉在宏大的敘事中,更喜歡把重點放在對起伏迭宕的事件本身的描寫上,而很少關注身處其中的個人。    那一次見面,我們從上午八點一直談到中午十二點,又從下午三點多談到了將近七點。前前后后持續了六七個小時。怕老人疲憊,談話中我曾幾次對他說,您覺得累了隨時可以停下來。老人說,你們從北京來一次不容易,還坐了一夜的火車。所以我盡量跟你們多說點。然后他又補充道:“你們想問什么就問什么,我都會盡量回答。”    交談的內容有時并不愉快,對自己當年的慘痛經歷,耿諄敘述時也會激動,會停下來喘息,但是老人沒有太多怨恨。相反他總會把自己同當年那些犧牲在戰場上或把遺骨埋在異國他鄉的同伴比較。    “我很滿足。”在交談的過程中,這樣的話,老人說了不止一遍。    盡管從年齡上講,我們都可以算是老人的孫輩了,但是無論是我們來,還是走,耿諄都會站在二樓的樓口,拄著手杖,身體直直的,目光隨著我們。在交談中,老人堅持用“先生”稱呼我和我的同伴,不僅自己這么叫,還讓他的兒子孫子也這么稱呼我們。    這種老派的品質顯然已經成了耿家的家風:那天中午我們在耿家吃飯時,老人的大兒子耿石磊一直在招呼我們吃飯,而他自己卻很少動筷子。同時,耿家的女人和孩子都沒有出現在飯桌上,任憑我們怎么招呼也不上桌。    “從心所欲不逾矩”,這是我能想到的用來形容耿諄老人現在的精神氣質最恰當的句子了。這種從容不迫是裝不出來的,那來自老人九十三年不平凡的人生經歷,也來自于他歷經生死磨難后的大徹大悟。    差不多和所有來訪者一樣,我們的話題也是從六十多年前的那場暴動開始的。    對于當年暴動前后發生的事情,甚至包括很多細節,耿諄依然能夠脈絡清晰地講述給我們。事實上,自從1985年耿諄與日本華僑、當年花岡暴動時他的部下劉智渠重新取得聯系后,關于花岡暴動的事情,他就不知道給多少人講過多少遍了。    不管講過多少遍,不管對誰講,老人的認真和投入都是同樣的,再說起來,依舊一絲不茍,字斟句酌。    P8-11(《讀庫(0801)》)

編輯推薦

張立憲主編的《讀庫》是一本綜合性人文社科讀物,取“大型閱讀倉庫”之意,一般每兩月推出一期。叢書側重對當今社會影響很大的文化事件、人物做深入報道,回憶和挖掘文化熱點,對文藝類圖書、影視劇作品、流行音樂等進行趣味性分析和探究,為讀者提供珍貴罕見的文字標本和趣味盎然的閱讀快感,從內容、裝幀方面,被業界稱為當下“Mook出版潮流”中最具含金量的一本雜志書。    《讀庫》強調非學術,非虛構,追求趣味和品味的結合,探究人與事、細節與談資,不探討學術問題,不發表文學作品,所選書評影評等文體則強調趣味性,通過真實的表象給讀者帶來閱讀快感和思想深度。此書在編撰時奉行“三有三不”原則:有趣、有料、有種和不惜成本、不計篇幅、不留遺憾。

圖書封面

圖書標簽Tags

評論、評分、閱讀與下載


    讀庫0806 PDF格式下載



用戶評論 (總計66條)

 
 

  •       三年來,張立憲編排了19本《讀庫》(含《讀庫0600》,不含《讀庫0700》、《讀庫0800》),已然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從理念上講,無限接近核心信息源,追求形式(裝幀設計、用紙等)與內容的完美結合,認真對待稿件和讀者;從文章題材上說,除了一些“固定動作”(如每年第一本的“甲子”系列文案、每年最后一本的“聲音”),大致可分為民間立場的個人歷史、音樂電影的大千世界、連環畫的臺前幕后、深入淺出的科普文章,等等——這些都在《讀庫0806》有所體現。
      “先生有話:生活不將就,藝術就不講究”,“孫先生特意告誡王叔暉:書畫同源,想畫好畫,須先練好字,多寫斗方大字,腕力練到家,勾線才會流暢自如”,“有一段時間她見到有眼兒的東西就想吹,見到有弦兒的東西就想拉”,“她說自己的抽煙有一半是類同燃香”……有料的《丹青賦》,為讀者展示了一個生動鮮活的王叔暉,這是老六無限接近核心信息源的成果,而他多方探求而來的王叔暉作品,也讓人嘆為觀止。
      《今夜我們說相聲》勾勒了相聲近三十年的流變軌跡,對相聲衰落的分析還算到位。不過我對薛寶琨先生的判斷表示懷疑,他說:“現在的社會氣氛是從來也沒有那么好的民主的、自由的藝術土壤。最好的時候,而我們相聲在這面前失語,這個很遺憾。不是誰不讓你說,而是你自己不說,這很值得深思,為什么?”很明顯,他過于樂觀了。在我看來,郭德綱的“相聲去教育化”宣言,無疑是和體制的合謀(雖然可能是無意識的)。
      北島的《斷章》,取公共的日子,描述私人的精神生活,其中的間離頗有張力,不由得讓人期待全文;《暗地機關人不見》雖自稱“八卦”,行文也有惡搞之風,然而從中又可見作者嚴謹細致的梳理與考證,讀完此文,我認同了“不讀通電,則民國無史矣”;李皖的《從1986年的窗口望出去》,回到中國搖滾樂的原點,還原其產生背景,與作者的《熱情是如何冷卻的——中國搖滾30年》(《南方周末》總第1296期)參照閱讀,更得啟發;《小話西游》之后,劉勃漸漸不再從行文里跳出來發言,《西晉滅吳》盡述史事,我的收獲是,知道了許多名言出籠的背景。
      《讀庫0806》白璧微瑕:P93“腳本”前少一個分號,P125“咳”后缺一個句號,P137“大會堂”前應加上“民”字,P255“之徒”與“也許”之間的句號應為逗號。
  •     最喜歡的文章是:
    丹青賦 王叔暉傳略
    今夜我們說相聲
    學子慕綏新
    暗地機關人不見 近代中國電報八卦
    從1986年的窗口望出去
    西晉滅吳
  •     在老六那里訂了2009全年的讀庫,拿到0900后,看到老六介紹《丹青賦》的文字,因為特別喜愛工筆畫,因而對工筆畫家也存了敬畏仰慕的心,所以按老六的推薦來當當下了單補上這一本。看過《讀庫》的讀者,對他應該已經非常了解了,這里只說《丹青賦》,僅為了她,買這一本就絕對值了。文章除了介紹王叔暉先生生憑外,還插入了大量先生的作品,每幅都是珍品,也是精品,老六用了與正文一樣的紙來印這些畫,效果很好,沒有銅版紙的反光,畫的線條細膩,色彩柔和,讓我們能夠近距離感受先生的德藝,欣賞絕美的藝術。遺憾先生的插畫集未能付梓,否則又將是一場藝術盛宴了。
  •     老六在不同場合詮釋過《讀庫》的編輯思路:非最廣泛大眾流行的,人文關懷的,尤其會敲擊60、70年代出生的人們的心靈的。于是,這一輯在《讀庫》系列中也可算是精品。帶給我們何等童年快樂的連環畫工筆畫師,卻有令人憂傷的略顯悲劇的日常人生——《丹青賦》“慕馬案”之慕之莘莘學子青蔥歲月,除了讀庫,還有誰能詮釋好這個視角?——《學子慕綏新》和干支年系列一樣,已經成為讀庫的招牌菜,30、40歲讀來不累、不淺、不簡單。——《聲音》…………
  •     如題。套用看電影常說的光某某鏡頭、某某段落就已值回票價,于《讀庫0806》而言,光52頁的王叔暉作品選就已值回書價(p43--94)。這是對王叔暉先生最好的紀念了。這樣的事情,只有老六才做得出來;這樣的篇幅,也只有老六才舍得。印象深的還有《讀庫0802》當中用36頁篇幅的照片p40--75來展示社會底層人——耍猴人的江湖行之不易。這就是《讀庫》的與眾不同了,應該也就是老六自己說的“所謂品質。”(詳解可以參見《讀庫0800》p153,老六也曾拿這一標準來評價周老大的《莎樂美的七層紗》p10一書。)
  •     初讀《讀庫》卻有一種老友重逢的感覺。有些歷史的記憶如果不再整理,將來會被永遠的遺忘。比如王叔暉先生,她所畫的小人書是伴著我長大的。可以說對美女的標準也是從她的作品中培育出的。先生的一生平淡但又精彩,這些應該讓喜歡她作品的讀者了解并永遠記住的。
  •     人稱老六的張立憲鼓搗出的《讀庫》的確給我們帶來閱讀的新體驗。首先,《讀庫》的發行頻率一年六冊,應為雜志,但無論從裝幀設計還是從內容選擇乃至全書字數(份量)來看都更像一本書。其次,它的品相和品質都屬上乘,每冊都有一枚藏書票,煞是樸拙可愛。其三,文章皆為中等長度,非出自大腕名家,但大多是作者花了以年計的時間打磨出的精品,與市面上那些快餐式的文字比的話,高下立判。風格各異,各自成趣,可讀性很強,即便是某些科學史方面的文章也能讓人一口氣讀下去,真可謂妙筆生花。《讀庫》的發行方式也有趣,除常規的書店發行外,主要的渠道是通過淘寶進行網上銷售。由于后一種方式是預付費,所以老六也為這部分讀者準備了一些特別的禮物,如印刷精美的notebook(其實也是圖書),專門的環保書包,偶爾還有一些小書。訂一年送一本notebook,可送人也可用于寫日記。我也是頭一回用了這么美麗的日記本。相對而言,《讀庫》的價格比較高,全年180元。到書店買的話就沒有禮物送了,當當網上可購買過刊,價格有很大折扣,但難買全。
  •     非常喜歡讀庫,每一本都有好文章令人愛不釋手,真是開卷有益,尤其這一本刊登的王叔暉先生的作品更是美不勝收極有收藏價值。
  •     第一次買讀庫,是沖著王叔暉傳記去的,不想發現了一本好書,每篇文章都留下很深的印象,很好的讀物。
  •     是沖著王叔暉買的這本書,在別人的博客上看到介紹這期,因為非常喜歡王叔暉的作品,很想買來看看,到手以后,果然不負所望,傳記就不用說了,尤其是后面附的王叔暉精美的連環畫作品,而且還有彩色的,非常清晰,又很多,不是單單幾張,如此不惜篇幅的放上圖片,就是專門出版的有關連環畫的書也沒有過,喜歡的就感覺物有所值,這期只沖這個我就很滿意了,很高興了,價錢反倒不覺有什么了.
  •     收到書就迫不急待的開始讀了第一篇,王叔暉呢部分。本人非常崇拜王叔暉。關于她的這篇文章寫得很感人。受益匪淺。
  •     我的第一本讀庫,如期而至看完后,直接把全年的定了,很好的窗口,聽不一樣的聲音,看不一樣的文章~舒服~
  •     讀庫系列從06開始看,精華文章不勝枚數,是一本可以長期堅持購買和閱讀的好書。
  •     讀庫這套書都很不錯,選的文章很精彩。
  •     看讀庫是一件非常愜意的事情,有一口氣讀完的閱讀欲望,而且還有保存價值。
  •     怎么說呢,每一本讀庫在手都會有所收獲,所謂“開卷有益”吧!
  •     08年的讀庫最好看
  •     六哥的書,讀庫的大名,沒說的,直接拿下,支持六哥
  •     喜歡讀庫加油老劉,我會一直支持你,買書就是最好的支持!!!!!
  •     在出版物超級泛濫的今時今日,難得的有一本真的書,不在名字封面上嘩眾取寵,不在內頁大幅留白,沒有這個評論那個推薦,也沒上這個榜那個榜的,只是一本真的紙書,能讓人一頁頁看下去,心中或有所思或有所動,看完猶有回味而又有趣。真的難得。也支持老六在淘寶上的一切衍生品。的確做的挺漂亮的。
  •     王先生的畫作太令人著迷,欲罷不能。從小喜歡,入骨如髓。真真好得無以復加。王先生永駐人間。
  •     書有點不潔,
  •     好好的一本書,當當的包裝人員居然把這本書放在了豎著放在了側面,而包裝箱子的高度根本沒有書的寬度大,導致書被折得不成樣子。那么漂亮的一本書呀,看著真是心疼,希望當當以后可以注意。
  •     書不錯,一直都比較喜歡,只是理科班的學生好像并不感興趣。
  •     內容夠精彩
  •     經典之作,非常喜歡!
  •     這一套書是經典。
  •     這是近幾年來堅持買的一套書,也是我強力推薦給朋友們的一本書。絕對物有所值。
  •     每一本都是寶書!
  •     很具可讀性,質量也非常好!非常高興能找到這樣一本雜志!
  •     很好,一如既往。
  •     好書。所以一直在買。買回來會很認真的讀。
  •     《丹青賦》勾起了童年小人書的回憶,那時的自己從不覺得那是藝術。現在回過頭來,看著書中那一幅幅侍女圖,竟然覺得美不可言。很佩服王叔暉老師的生活態度,只有在這樣無欲無求的生活中才更容易創造出精品吧。現在很多從事藝術的人,生活中就太多誘惑和名利,心不穩,自然難出佳作。真正的藝術還是應該和商業區分開。《暗地機關人不見》樂壞我。那幕通電大戰,真是讓我領教了泱泱中華的語言精髓,那些個軍閥罵起人來真和孩子一般讓人發笑。而丁日昌等人的智慧和狡秸,讓我樂不可支的同時,又有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中華民族的智慧真是外國列強擦鞋也趕不上的阿。中國要是多一些丁日昌這樣的官員,就是百姓之福了。《你好,末日》很多科學術語,看得不太懂,但不影響閱讀。其中關于太陽爆炸的情景描述讓我毛骨悚然,簡直比恐怖片還嚇人呢。現在想想都后怕。《聲音》則是通過言論的記錄從一個側面概括了08年是非和紛爭,當中一些言論頗為逗人。
  •     其實讀庫有時候真的很深刻,讓人在閱讀過程中受益匪淺
    但是有的時候卻劍走偏鋒,深刻的讓人有點看不懂了
    所以對這系列的書很糾結,每次都在買與不買之間猶豫很久
  •     定了09年全年的讀庫,然后在當當買單本的補以前的功課。里面的文章讀起來味道十足。因為讀庫不能算是圖書,單本評論沒什么意義,文章得一篇一篇看~自己買了看吧
  •     基本購齊了讀庫各期,每期都有幾篇值得一讀的文章
  •     《讀庫》的質量還是很贊的單元當當的價錢能更低一些
  •     805讓我郁悶了幾天,好在806很快就出來了,寫得不錯。資料性和文學性都很全面。看的時候會有一點點的感動,一點點的激動。圖片多了一點,還是有些內容不夠實在。不過0901會買了,要下功夫找點好東西,不要只找熟人的嘛!看到好的就拿過來。苗先生的“語錄”好象不象原來那幾期解渴,有點急就章的感覺,但愿我猜錯了。
  •     這本書也非常好,真想把讀庫買齊啊
  •     這一期比較平淡,文章質量不太高,不如以前的,可能是好幾期扎堆出,時間緊、任務重,所以有些湊數的嫌疑,希望老六不要放松對自己的要求啊!期待09。
  •     如題,書內容喜歡。但裝訂有些問題,書脊看起來凸凹不平。
  •     優點博古的味道,加點現代的就好了。
  •     一如既往的品質保證
  •     很快讀完,這期不太對個人味口,感覺可讀性稍差。
  •     讀庫只買了這一本,為的是里面介紹王叔暉的文章。
  •     不覺中讀庫已經三年了,感覺質量整體還是比較均衡的,中上。每次拿到手看看目錄就知道至少有一篇是超值的,這一期《暗地機關人不見》就是。《西晉滅吳》也不錯。縱向看來還是06年的整體質量上佳。現在可能老六已經沒有了當初的激情和耐性,或許是出版社介入過多,所選文章但就一期來看屬于中上,但是自身比較來看似乎在走下坡,盡管坡度很小。老六事情太多,要搞衍生產品,可是本體一定要保護住!
  •     不知是不是比較優惠的關系,每次收到的書都會有小瑕疵。這次更厲害了,竟然有錯也。失望!
  •     上一代人的讀物...與我不合...
  •        看前幾天買回來的這一期《讀庫》,想起當時沖動的動機,是打開就翻到了王叔暉先生的那幾張畫兒:《西廂記》的,《紅樓夢》的,《楊家將》的……
      
       首篇即是蔣力寫的《丹青賦——王叔暉傳略》。王叔暉先生是已故著名工筆畫家,善畫仕女,所作以《西廂記》系列畫作最為知名。傳略后是先生作品選,展示先生生平所作經典作品以及未發表作品一二。其中有三幅連續彩色作品,上題“所作內容待考”,細細看來,應是《琵琶記》里蔡伯喈和趙五娘故事。
      
       今天將以前購買錢南揚先生所著《元本琵琶記校注》拎出來,對照來看,再根據先生畫作多根據戲曲作品進行繪制這一創作特色,這三幅遺作確是《琵琶記》的情節:
      
      P88,第一出《蔡宅祝壽》,寫蔡伯喈新婚兩月,與妻趙五娘為父母八十祝壽事;
      
      P89,第五出《伯喈夫妻分別》,寫蔡伯喈謹遵父命,無奈之下與家人分別,為求功名遠赴春闈;
      
      P90,第四出《蔡公逼迫伯喈赴試》,寫張大公到訪,與蔡家人一道催促伯喈趕赴春闈求取功名;
      
       嚴格來看,圖作順序應作稍微調整,二、三兩幅最好調整順序,才能反映連續的故事情節。
      
       這些畫作,精彩絕倫。
  •       寫王叔暉大師的那篇兒文字親切、感人,并且生活氣息濃郁,讓人讀起來流暢;結尾的年關語錄收集沒有去年的好……(個人意見啊,別罵街)
  •       19760108 周恩來去世
      19760308 吉林隕石雨
      19760405 天安門事件
      19760706 朱德去世
      19760728 唐山大地震
      19760909 毛澤東去世
      
      19860128 美國航天飛機“挑戰者”號升空后70秒爆炸
      19860426 蘇聯切爾諾被利核電廠發生了人類最大的核事故
      19860928 在國民黨戒嚴令之下,臺灣第一個反對黨——民主進步黨創黨.
      19860509 北京個人體育館崔健——《一無所有》
      
  •       通過這本書了解到一代奇人王叔暉,但是拜托文筆太差了
      紀實不像紀實
      回憶散文又不像
      啰嗦的緊
      
      還有用小資文筆寫好萊塢女明星的
      整一個無病呻吟
      滿篇的 女子 女子 女子,
      在當下,未免太作了些
      
      
  •       百年獨此一人
      趙瑜
      
      
      
      畫家王叔暉是個奇人,然而有關她的傳略極少。把連環畫這樣一個小擺設能畫到藝術精品,甚而能因為她的畫作而讓中央美術學院開設一個專題學習(中央美術學院連環畫專業在1984年曾經開設過王叔暉的書畫研究專題)的,在中國書畫界,也是異數。
      最近有幸在《讀庫》08年第六期上讀到了與王叔暉極有淵源的蔣力先生的細致文字,頗為受益。
      連環畫,其實是一個大眾文化,是多數人的童年的入口。然而,看王叔暉的畫作,會著迷于她的筆墨及工夫。究竟是什么樣的審美訓練,讓她擁有如此細膩的內心,不論是溫婉的愛情,還是激烈的沙場,都會被她的筆墨梳理成具有美感的畫面。
      凡是看過《楊家將》、《西廂記》、《孔雀東南飛》等王叔暉畫作的讀者,多數都會被她的工筆描述能力迷住,美人的臉、館閣的磚瓦、角落里置放的擺件,均如夢境一般。
      在網上搜索王叔暉的名字,會發現諸多她的擁躉者。尤其是在連環畫收藏界,她的名字更是一個漲價的參照。仿佛只要是有了王叔暉三個字,收藏者便有了足夠的信心。
      
      在蔣力這篇名為《丹青賦——王叔暉傳略》之后,《讀庫》精選了王叔暉的代表性作品,不論是黑白格的《梁山伯與祝英臺》還是著色版的《西廂記》,都流出畫家人物畫的工筆基礎。
      王叔暉成為畫家,和家里的一些約束有關。幼時的王叔暉跟著自己的兄弟一起喜歡京劇,父母親不允許,但仍然管不了。于是索性將她的鞋子沒收了,還給她剃光了頭發,關在房間里,讓她學女紅。在房間里,她開始了自己的臨摹,因為房間太小,所以,她不得不隔著窗子畫外面的東西。或者是來了客人,便偷著畫客人的衣服。直到有一位親戚發現了她的這份天賦,才建議王叔暉父母親,別可惜了這份才。
      
      其實,任何藝術創作都緣于生來即有的某種稟賦。果然,被介紹進中國畫學研究會學習的王叔暉連續每年都會得到獎勵,當時的中國畫研究會會長周養庵看到王叔暉臨摹的一張古代仕女畫后以,非常驚喜,覺得如此才華的小女孩必成大氣,激動之余,揮墨在王叔暉的畫上寫下“閨秀中近百年無此筆墨”一行大字。此贊美何等絕對,此后,王叔暉的學生身份結束,她開始在中國畫研究會做助教。
      
      王叔暉從18歲開始賣畫養家,一直到建國后才考試到出版總署工作。其間賣了二十年的畫,自然也有不少精妙的作品,譬如王叔暉曾經用了一周的時間畫了一幅四尺的仙鶴。不論是用朱膘染出的彤云,還是石青染成的背景,均需要大廢周折。當時年紀輕輕的王叔暉對著榮寶齋的伙計們說:賣四十塊大洋吧。在解放前,四十塊大洋,相當于現在的四千元左右。價格可謂不菲,然而,畫掛出來不到半晌的工夫,便被識貨的人購走。
      建國后,王叔暉接受采訪時曾經說過這樣一段話:“解放前,我畫了二十多年,不論什么扇畫、條屏、中堂、百子圖、百美圖都畫,大約畫了有一千多張。但是,好作品并不多,因為那時我來不及仔細推敲,我要趕時間,要多畫。我靠賣畫養家,靠賣畫給母親治病,不多畫就揭不開鍋。只有到解放后,我的藝術創作道路才算是真正開始。”
      自然,這是一種謙虛的說法,當然,同時也是一種總結,解放后的王叔暉致力于中國傳統人物畫的創作,她一共創作了《孔雀東南飛》、《梁山伯與祝英臺》、《生死牌》、《楊門女將》及單幅人物畫王昭君、李清照、花木蘭等。
      
      除了深厚的人物畫功底,王叔暉還有濃郁的個人性趣和愛好。生活中的她,嗜煙、嗜酒、嗜茶。生活的貧窮并未打磨掉她骨子里的清傲,譬如對顏色的偏愛,絕不媚眾。她喜歡嘗試自己的興趣,并以此來打動別人,或者啟發別人,而不是迎合。
      在諸多色彩里,王叔暉偏愛雪青的顏色。雪青也是王叔暉自己的創名。這種顏色在民間偏于藕合色,但又稍微有些差異,是用花青、藤黃和白粉調和在一起的復色。王叔暉畫林黛玉的時候用它,畫李清照的時候也用它。
      
      看一個畫家的作品,先是被色彩迷住,其次才被畫家的細描征服。王叔暉就做到了這一點,她的色彩有獨特的堅持,她的人物有活潑欲飛的神。
      她的畫,真是好。
      
      《讀庫》08年第六輯,新星出版社2009年1月版,定價:30元
      
  •       引言
      
      “流水行云”原是我幾年前出差時給愛人小牛所寄明信片的總稱,不過是自嘲“流水賬似的邊走邊說”,是匯報,也是自白。2008年7月整理訪書翻書日志時,想著這題目挺適合的,便拿來一用。現在挑出有關《讀庫》的文字,按各輯出版時間重新排序(原來是隨翻隨寫),寫作時間附于其后。誠如網友所言,“現代信息繁多,不可能每個人擅長每件事,書籍不再是‘我宣揚你接受’的單方模式,網絡提供更方便快捷的交流可能,大家共同進步便是!”我將有關《讀庫》的文字整理發布于此,便是意在與同好互動。今后若有新篇,將陸續增加。
      
      《讀庫0806》(張立憲主編,新星出版社2009年1月版)  
      三年來,張立憲編排了19本《讀庫》(含《讀庫0600》,不含《讀庫0700》、《讀庫0800》),已然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從理念上講,無限接近核心信息源,追求形式(裝幀設計、用紙等)與內容的完美結合,認真對待稿件和讀者;從文章題材上說,除了一些“固定動作”(如每年第一本的“甲子”系列文案、每年最后一本的“聲音”),大致可分為民間立場的個人歷史、音樂電影的大千世界、連環畫的臺前幕后、深入淺出的科普文章,等等——這些都在《讀庫0806》有所體現。
      “先生有話:生活不將就,藝術就不講究”,“孫先生特意告誡王叔暉:書畫同源,想畫好畫,須先練好字,多寫斗方大字,腕力練到家,勾線才會流暢自如”,“有一段時間她見到有眼兒的東西就想吹,見到有弦兒的東西就想拉”,“她說自己的抽煙有一半是類同燃香”……有料的《丹青賦》,為讀者展示了一個生動鮮活的王叔暉,這是老六無限接近核心信息源的成果,而他多方探求而來的王叔暉作品,也讓人嘆為觀止。
      《今夜我們說相聲》勾勒了相聲近三十年的流變軌跡,對相聲衰落的分析還算到位。不過我對薛寶琨先生的判斷表示懷疑,他說:“現在的社會氣氛是從來也沒有那么好的民主的、自由的藝術土壤。最好的時候,而我們相聲在這面前失語,這個很遺憾。不是誰不讓你說,而是你自己不說,這很值得深思,為什么?”很明顯,他過于樂觀了。在我看來,郭德綱的“相聲去教育化”宣言,無疑是和體制的合謀(雖然可能是無意識的)。
      北島的《斷章》,取公共的日子,描述私人的精神生活,其中的間離頗有張力,不由得讓人期待全文;《暗地機關人不見》雖自稱“八卦”,行文也有惡搞之風,然而從中又可見作者嚴謹細致的梳理與考證,讀完此文,我認同了“不讀通電,則民國無史矣”;李皖的《從1986年的窗口望出去》,回到中國搖滾樂的原點,還原其產生背景,與作者的《熱情是如何冷卻的——中國搖滾30年》(《南方周末》總第1296期)參照閱讀,更得啟發;《小話西游》之后,劉勃漸漸不再從行文里跳出來發言,《西晉滅吳》盡述史事,我的收獲是,知道了許多名言出籠的背景。
      《讀庫0806》白璧微瑕:P93“腳本”前少一個分號,P125“咳”后缺一個句號,P137“大會堂”前應加上“民”字,P255“之徒”與“也許”之間的句號應為逗號。【090211】
        
      
  •     寫女明星的那篇很差,純水文
  •     貌似能找到的文就那篇了還是個精簡版
    同意那篇是水文
    電報那篇不錯 讀到后面通電戰 樂了
  •     女星那個至少還有點圖片看看...= =
  •     圖片俺電腦里面收的比這個還多還好看,總之不滿意
  •     通電戰的確很樂
  •     同意!簡直看不下去。
  •     寫女明星的那篇的確不怎樣,突然想到些寫這個的人長成啥樣,要是長的夠挫,那就更該吐了
  •     感覺這本出的不是很好,充數的就好幾篇了。
  •     那篇確實很做作~
  •     作為一名資深影迷,感覺寫好萊塢女明星那篇確實一般。
  •     本書里同樣最喜歡的一篇
  •     為這一篇而購。
 

250萬本中文圖書簡介、評論、評分,PDF格式免費下載。 第一圖書網 手機版

第五圖書網

第一圖書網(tushu007.com) @ 2017

北京pk10稳杀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