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匿的疆土

出版時間:2012-10  出版社:光明日報出版社  作者:顧誠  頁數:272  字數:238000  
Tag標簽:無  

內容概要

  本書是歷史學家顧誠先生在衛所制度、明代疆域管理制度方面、明代軍事等方面研究的文章結集。
  衛所制度是顧誠先生晚年最關注的問題之一,他創造性地提出明帝國兩大管理系統的論斷,并打算作為既《南明史》《明末農民戰爭史》之后第三部專著的主題。本書另收集有顧先生的參編作品4篇,對明代后期軍事、清代的建立、明史研究等進行了梳理。

作者簡介

  顧誠(1934.11—2003.6),江西南昌人,有國際聲譽的當代明清史專家,原北京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生性耿直,視學術為生命,治學謹嚴,是當代考實之學的杰出代表,下筆慎重,“文章不寫一句空”。代表作有《南明史》和《明末農民戰爭史》,前者曾獲國家圖書獎和北京市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后者曾獲北京市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均為明清史研究的典范佳作。生平除兩部專著之外,還有多篇有影響力的文章發表,在明帝國疆域管理體制(衛所制度)、人口、耕地及明清易代史事等領域均有精深獨到的研究。

書籍目錄

明前期耕地數新探
衛所制度在清代的變革
明帝國的疆土管理體制
一、明帝國的疆域和管理機制
二、地理單位的可轉換性
三、明代的土地人口統計
四、關于明代官、民田數
談明代的衛籍
一、從李東陽的籍貫談起
二、衛籍的形成
三、衛籍與軍戶的關系
四、衛籍對明帝國人口分布的影響
明代東南海防重鎮永寧衛
——兼談保護明代衛所遺跡的必要性
一、永寧衛建立的時間
二、永寧衛下屬的千戶所數目和兵員配置
三、關于"中左所"(即廈門)的問題
四、明代衛所遺址保護的必要性
明代后期軍事
一、明朝統治的危機
二、金國的建立與攻占遼東
三、明末農民戰爭與明朝的滅亡
明史導讀
一、明朝時期史料介紹
二、明史研究的歷史
三、明史研究的現狀
四、明史研究的展望
明史研究四十年
一、明代的社會經濟
二、明代的政治和軍事
三、明代的文化
四、明代地理與民族
五、明代的中外關系
清朝的建立和民族矛盾的激化
一、明朝的覆亡與全國階級斗爭的新形勢
二、山海關之戰和清朝入主中原
三、在清軍打擊下大順、大西政權的相繼覆亡
四、清初民族壓迫政策和滿族社會地位的變化
跋發覆·實證·務實
——論顧誠先生的治史成就及其風格

章節摘錄

明帝國的疆土管理體制1986年,我在《明前期耕地數新探》 一文里提出了明代“全國土地是由行政系統和軍事系統分別管轄的”論點。這個看法直接關系到明帝國的版圖、管理機制、土地(包括耕地)、人口、官民田的比例、戶籍制度以至對清前期耕地數的解釋等一系列問題。對這些問題全面展開論述需要寫一本專著,在這篇文章里只能借助于經過選擇的少數例證勾畫一個輪廓。一、 明帝國的疆域和管理機制迄今為止,對明帝國的版圖表達得比較準確的是譚其驤先生。他主持編纂的《中國歷史地圖集》第七冊對明帝國疆域的描繪,大體上是正確的。只是由于明代對疆域的管理體制一直在不斷變化,加以行政系統的州、縣和軍事系統的衛所管轄地往往犬牙交錯,繪制精確的明代地圖幾乎是不可能的。判斷譚先生和他的合作者的高超學術水平,最好的辦法是拿臺灣柏楊先生的一段話作比較:“中國版圖到明王朝的時候,跟紀元前二世紀秦王朝大小一樣,比現在的版圖,要小一半。” 譚其驤先生主持繪制的明代版圖比現在的中國版圖要大一些,而柏楊先生卻說“要小一半”,出現這樣巨大差異的關鍵,在于柏楊先生是按明朝行政系統管轄的十三布政司和兩直隸(北直隸相當于京、津 、河北;南直隸大致包括江蘇、安徽二省和上海市),這么一算,明代的疆域只限于現在的十六個省(自治區),三個直轄市。而整個東北,內蒙古,寧夏、甘肅、新疆、青海、西藏等地都被排除在明代版圖之外。筆者不同意這種看法。把明代疆域分別歸屬行政系統和軍事系統管轄弄成一筆糊涂賬,欽定《明史》的纂修者應負主要責任。那些進入明史館的學者大抵是一批文人,于是在他們的筆下出現了這類似是而非的說法:“明以武功定天下,革元舊制,自京師達于郡縣,皆立衛所。”  “天下既定,度要害地,係一郡者設所,連郡者設衛。大率五千六百人為衛,千一百二十人為千戶所,百十有二人為百戶所。所設總旗二、小旗十,大小聯比以成軍。……其軍皆世籍。此其大略也。”“當是時,都指揮使與布、按并稱三司,為封疆大吏。” 這種描敘使人們極易按照近代模式理解為:明代的地理單位是行政系統的郡縣,而軍事系統的都司、衛、所則好比現在的兵營一樣駐守于州縣版圖之內。其實,只要對有關明代的文獻進行一番認真的研究,就不難發現明帝國的整個疆土是分別隸屬于行政系統即六部——布政使司(直隸府、州)——府(直隸布政司的州)——縣(府屬州),軍事系統即五軍都督府——都指揮使司(行都指揮使司、直隸都督府的衛)——衛(直隸部司的守御千戶所)——千戶所兩大系統的。而部察院及其派出的巡按御史——提刑按察司則負責對行政、軍事兩大系統進行監督。換句話說,按洪武年間定制,行政、軍事、監察三大系統均秉命于皇帝,行政系統與軍事系統各自管理自身事務,相互之間既有聯系又不能干涉;監察系統則代表皇帝對整個帝國事務實行按治糾舉。行政系統的基層組織——州縣(其下再分為若干里甲)是一種地理單位。問題在于明代軍事系統的都司(行都司)、衛、所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也是一種地理單位,負責管轄不屬行政系統的大片明帝國疆土。明代體制的這一重要特點,為歷來治明史者所忽視。為了說明問題,我們可以把明代的衛所歸納成四種類型:1.沿邊衛所;2.沿海衛所;3.內地衛所;4.在內衛所。明代文獻中常見“在內衛所”和“在外衛所”,前者是指在京(南京、北京)的衛所,后者就是前面所說的三類衛所。下面分別加以闡述。二、 地理單位的可轉換性既然按明初定制,州縣和絕大部分衛所都是地理單位,它們就具有由行政系統改為軍事系統(即府州縣改為衛所)或者由軍事系統改為行政系統(即衛所改為府州縣)的可轉換性。朱元璋立國之初創立兩大系統時,大抵是把元朝一部分行政系統的地理單位改設衛所,歸入軍事系統。如元朝在大致相當于現在遼寧省的地方設立遼陽行省,洪武四年二月,“故元遼陽行省平章劉益以遼東州郡地圖并籍其兵馬錢糧之數,遣右水董遵、僉院楊賢來降。……詔置遼東衛指揮使司,以益為指揮同知。”后來在今遼陽市設立遼東都司(初稱定遼都衛),下轄25個衛。洪武十五年五月,朱元璋曾說:“昔遼左之地在元為富庶。至聯即位之二年,元臣來歸,因時任之。其時有勸復立遼陽行竹者,朕以其地早寒,土曠人稀,不欲建置勞民,但立衛以兵戍之,其糧餉歲輸海上。”又如洪武四年三月,朱元璋“命中書省臣曰:山北口外東勝、蔚、朔、武、豐、云、應等州,皆極邊沙漠,宜各設千百戶統率士卒,收撫邊民,無事則耕種,有事則出戰。所儲糧草,就給本管。不必再設有司,重擾于民。” 這些地方自古以來就設立了行政機構,入明以后州縣有司被撤銷,改歸軍事系統的衛所管轄。其中提到的豐州始建于唐太宗貞觀四年,明初變成了云川衛,后來云川衛撤入長城以內,穆宗時奉圣夫人三娘子在這里筑歸化城,就是現在的內蒙古首府呼和浩特市,再如今河北張家口地區,“至元三年以地震改順寧府,領三縣二州。本朝洪武四年,州縣俱廢。二十六年置萬全都指揮使司在宣府,領衛十五、守御千戶所三、堡五,隸口北道。” 至于西北、西南的許多地方在明代都劃歸軍事建置,如清雍正二年年羮堯所說:“甘肅之河西各廳,自古皆為郡縣,至明代始改為衛所。”明中期以后,總的趨勢是從都司、衛、所轄地內劃出一部分設立州縣。如貴州都勻地區洪武年間原為都勻衛,由于管轄區內民戶較多,不久改稱都勻衛軍民指揮使司。孝宗弘治七年劃出部勻衛大部分轄地設立都勻府,改屬貴州布政使司;縮小后的都勻衛重新頒發印信,“節去軍民二字,……止稱都勻衛指揮使司” 。上文敘述到云南金齒、騰沖二衛時已談到衛轄州轉歸布政司管轄的情況。劃出部分衛地設立行政機構主要是因為邊遠地區經濟發展、民籍戶口增加,也同衛所世襲制官員難以治理有關。它多少反映了隨著衛所制的衰敗明代國家管理體制開始了局部的變革。值得注意的是,穆宗在位期間曾經出現過逆向建議。隆慶二年,順天巡撫劉應節鑒于蒙古部族對京畿的威脅,向朝廷建議:“欲以昌平、懷柔、順義、密云、三河、薊州、玉田、平谷、豐潤、遵化、遷安、撫寧、盧龍、昌黎各州縣改為衛所,惟間設一二府佐官約束之。”部議認為“其改郡縣為衛所事,不可行。上如部議。” 這次涉及直隸順天、永平二府的十四個州縣改為衛所的設想,由于朝廷不批準沒有實現,但劉應節作為當地方面大員提出這種主張并未被人們視作想入非非,原因是他的建議并不悖于明朝制度。人們常常把衛所制的腐敗,兵制的興起,誤認為衛所本身的消亡。這無疑是對明代歷史的嚴重曲解。盡管明中期以降,劃出部分衛地設置州縣一直在緩慢地進行,衛所轄地行政化的勢頭不斷加速,這一方面是由于兵部權力的增長,總督、巡撫都是節制都、布、按三司之上的文官,同樣由文職官員擔任的兵備等道官(初期都由提刑按察司副使、僉事任巡道)本來就有權督察指定地區的府州縣和衛所,從而使軍事系統自成體系的局面有所改變。另一方面,在重文輕武的風氣下,衛所內部潛移默化也是很明顯的。內地衛所轄地由于同州縣轄地犬牙交錯,天長日久往往被假作民地盜賣,軍士逃亡拋荒土地召民耕種交納子粒,軍屯土地人口都呈現民化的趨勢。不過,不應把衛所在明代行政化(或民化)程度估計過高。迄至明朝滅亡,絕大部分衛所仍然是同州縣類似的地理單位這一基本格局并沒有改變。其原因是:衛所官員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世襲權利;邊衛、運糧衛所承擔的軍事和漕運任務仍有其繼續存在的必要;在征收本色、折色和負擔勞役等問題上,州縣和衛所差異很大,變革的阻力和困難是相當大的。所以,衛所就軍事職能而言,自明中期起就已嚴重削弱,通過招募和選拔建立起來的兵制逐漸成為明朝的主要軍事支柱。清朝接管以后,衛所的軍事性質基本消失,但作為一種同州縣類似的地理單位卻繼續存在了很長時間。清初采取了取消都司、衛所官世襲制、裁并都司衛所、改軍士為屯丁等措施,大大加速了衛所的民化過程。直到雍正年間才大規模地把衛所改為或歸并府州縣,此后仍留了一點尾巴。這一過程在拙作《衛所制度在清代的變革》 一文中已經敘述過了。三、明代的土地人口統計1.明代耕地數上面已經說明了明初定制全國疆土一部分歸行政系統的六部——布政使司(直隸府州)——府(州)——縣(州)管轄,另一部分歸軍事系統的五軍都督府——部司(行都司、直隸五軍都督府的衛)——衛(守御千戶所,即直隸都司的千戶所)——千戶所管轄。因此,兩大系統轄區內的土地(包括耕地)、人口、收入(行政系統為賦稅;軍事系統為子粒,另有帶管的民籍稅糧)分別按本系統綜合上報。而軍事系統的數字具有機密性,絕大多數文獻中記載的僅是戶部綜合各布政使司和直隸府州的數字。例如,《明實錄》中有記載年份的田畝、戶口、夏稅秋糧數大抵是戶部匯總行政系統的數據。間或在一些文獻中出現比戶部數大得多的耕地數,如洪武二十六年三月修成的《諸司職掌》記載全國耕地數為849萬余頃,比《明太祖實錄》記洪武二十四年383萬余頃多出一倍以上。又如明孝宗弘治年間撰修的《大明會典》既引用了《諸司職掌》所載洪武年間的849萬余頃田土數,又說“弘治十五年,十三布政司并直隸府州實在田土總計四百二十二萬八千五十八頃九十二畝零” 。然而《明孝宗實錄》記載弘治十五年的田地數卻高達835萬余頃,直至武宗即位后弘治十八年天下田畝數又陡然下降為469萬余頃 。再如萬歷六年首席大學士張居正主持清丈田土后,總計“實耕在民者共計七百一萬三千九百七十六頃二十八畝零” 。可是,到萬歷三十年出現了明帝國有統計數字以來最高的耕地數:“官民田土共一千一百六十一萬八千九百四十八頃八十一畝有奇” 。為什么在洪武、弘治、萬歷這三個代表明初期、明中期、明后期的年代里都出現過兩種相距甚遠(都是相差四百余萬頃)的“全國”耕地數呢?上面提到的兩篇拙文中已經指出了較小的數字是戶部綜合州縣耕地數,較大的數字則為行政系統與軍事系統管轄耕地的總和,只有后一個數字才是明帝國全部有統計的耕地數 。總的來看,行政系統管轄的耕地數在不斷增加,從洪武年間的383萬余頃增長至明中期的四百余萬頃和萬歷年間的701萬余頃,原因主要在于墾荒,一部分衛所轄地改歸府州也是因素之一 。而明帝國的全部有統計的耕地數在明中期由于土木之變等原因,北方沿邊衛所轄地縮小 ,而行政系統的耕地又未經認真清丈,府州縣官注意的只是保持原額,冊籍顯示的全國耕地數略有下降。萬歷清丈以后,才基本上反映了全國實有耕地也在不斷增長中。全國耕地數真正的大幅度下降是從崇禎年間開始的,大約持續到清康熙二十年三藩之亂平息以后。清朝順治十八年統計的各類耕地數為526萬5千余頃 。一些史學工作者不清楚明朝統計數的奧秘,以為清初耕地數比明朝全盛時期還要多,并以此為依據對多爾袞、福臨等的注重墾荒倍加贊賞。其實,根本不是這么回事。清前期冊籍田苗數增長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明代衛所轄地(不論已改并、未改并州縣)都已綜合到戶部。因此,清代由戶部公布的耕地數,不能與明代戶部掌握的行政系統耕地數相提并論。2.明代人口數明代的人口統計數從洪武到明末一直在五千多萬至六千萬左右徘徊,似乎沒有多大變化。然而,一般學者都汄為從明初到萬歷年間兩個世紀的相對和平穩定,人口的自然增殖肯定是相當大的。由于明朝洪武以后的人口統計往往流于形式,雖說是十年編審一次,目的并不在于弄清實在人口數,而主要是為了保證定額的徭役。因此,探討明代人口的學者只有用種種推測方法試圖找出接近于實際的明代中期和后期全國人口數。……

編輯推薦

按洪武年間定下的原則,全國的土地(包括耕地,但不僅是耕地)實際上是分行政和軍事兩大系統分別管轄的。(《明前期耕地數新探》)明代的衛所在清代廣泛地延續了八十多年,到雍正初年才大體上完成了并入行政系統的改革。……明初以來作為一種制度推行的衛所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是一種特殊的軍事單位,它不僅與古今中外一切軍事組織一樣承擔軍事任務,還具有一個突出的特征,即管轄一塊不屬于行政系統的土地,是朝廷版圖內的一種地理單位。(《衛所制度在清代的變革》)衛籍是明代衛所制度下形成的一種特殊戶籍。它對于我國人口的遷徙和分布起過重大作用。(《談明代的衛籍》)

圖書封面

圖書標簽Tags

評論、評分、閱讀與下載


    隱匿的疆土 PDF格式下載



用戶評論 (總計57條)

 
 

  •     衛所制度是明代軍事制度的基礎,對明朝乃至清朝影響極大。
  •     專題研究明代的衛所制度,對于我們了解明代歷史很有幫助!!!!!!
  •     讀過顧誠先生的《明末農民戰爭史》和《南明史》,很喜歡他細致的考證。
  •     本書中收的幾篇研究衛所文章,導師是作為必讀文章推薦的,確實在衛所研究方面獨樹一幟,超越前人,即使文章發表后的這么多年,也不見得有人能夠超越。
  •     顧誠生前計劃寫作的第三部作品主題
  •     將都司所轄衛所和布政司所轄田分割開來,收益匪淺!
  •     顧誠先生的作品,必看!
  •     讀史必須要了解當時的社會制服,才能明白那種制度下各色人等所做所為的真正意義。這是一本難得的好書。
  •     顧誠先生的書基本收齊,學者著書,值得收藏。
  •     顧誠先生的經典小短篇全集,還不錯,值得擁有。
  •     顧誠的作品都收集全了。
  •     可以了解明代的地理情況和土地政策
  •     明初中國就有8.5億畝耕地了啊!中國的領土是144億畝,人均超過10畝!
  •     顧老先生的書,算是明代歷史的經典了,紙質很白,印刷質量很好。
  •     研究明史,顧先生的每篇文章都該讀。
  •     顧城先生是明史專家,本書值得酷愛明史人士一讀
  •     書內容不錯,論述引用大量史集,論述充分。比較專業。
  •     顧先生熟讀方志,小問題中見大情懷。
  •     原以為顧城就是個詩人,不是到還是個歷史學家,不知道是否同一人。
  •     先生的這套書內外俱佳,內容不必說了。紙張、裝幀也極樸實而有品質。就差這一本了,當然收齊。
  •     明朝歷史的書有很多,當代的那些事兒之流太膚淺,老先生的東西就是好
  •     用心的歷史研究
  •     大家作品值得一看。
  •     很感謝店主,換貨的速度和服務都很迅速,我以后會繼續在當當網購物的,物流速度和態度都很讓人滿意!非常感謝!
  •     這本書很薄,但是內容實在厚重。絕對是開創性的觀點和認識。
  •     正版,,不錯不錯,
  •     稍稍比其他四本讀起來枯燥了一點兒
  •     看著玩還是不錯的,都來看看!
  •     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好書
  •     強大的一代
  •     對大明將于了解很深刻
  •     文集5套,已購置齊,顧老考證如同考古,細致入微且刨根問底!
  •     需要一定的知識背景,歷史功底。很有用處的。
  •     觀點一般但內容翔實。
  •     不過還沒看呢~
  •     很遺憾是一部沒有完成的作品,是顧先生生前計劃的作品,但從書中的資料也大致窺看到明衛所制度。
  •     本書是作者最有意思的一部作品,由諸多文章組成,考察了明朝的衛所制度和疆域管理。衛所制度,說白了,就是兵團制度。這種制度,自明朝建立后,在清朝也延續下來。
  •     這本書是關于衛所制度研究比較系統的代表作吧!(至少我看到過的)
  •     關于明代疆土管理體制的研究很有基礎性,是歷史邏輯推理的典型與佳作。
  •     顧誠的書,值的收藏!歷史大家的功力!
  •     非常不錯,顧先生的早期作品,難得再版,必定精彩。
  •     很專業的歷史研究作品!讀起來稍微晦澀一些,但是還是很具有收藏價值的!
  •     大師作品!嚴謹治學
  •     即使半價,也不便宜,不過書本身不錯
  •     顧誠先生的學術研究成果豐碩,專題研究明代的衛所制度,很有見地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阿
  •     顧先生生性耿直,視學術為生命,孤燈長夜,治學謹嚴,是當代考實之學的杰出代表,在明帝國疆域管理體制(衛所制度)、人口、耕地及明清易代史事(南明史)等領域均有精深獨到的研究,學術成果和歷史結論在明清史學界具開創和奠基意義。先生還是學界公認的“三好”學者:外語好、學問好,文筆好。翻開一部專著或論文,即開啟了一段美好而難忘的史學歷程。
  •     文章體量長長短短,文章內容深深淺淺,為出文集,也是難免,不過許多文章確再無價值。
  •     喜歡《明末農民戰爭史》和《南明史》的讀者不用買這本書了,除了明前期耕地數新探、衛籍少數篇章,其他多為應景之作、與《明末農民戰爭史》和《南明史》有重復,只能算顧先生子女、學生對其著作的整理和緬懷吧
  •     非常不喜歡沒什么好的買貴了
  •     一套下來都很好,必須買齊全
  •     顧誠文集
  •     撒旦阿斯頓阿斯頓
  •     和現在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類似。
  •     說的法師士大夫阿士大夫
  •     好書,收全這個系列
  •     54565465465
 

250萬本中文圖書簡介、評論、評分,PDF格式免費下載。 第一圖書網 手機版

第五圖書網

第一圖書網(tushu007.com) @ 2017

北京pk10稳杀一码